Saturday, June 3, 2006

虽知“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”,但也许因为信心被迅速剥弱已久,对于眼前出现了久违的一道曙光,还是感到无比的雀跃。

踏入全新的领域只差一步,而这一步是“这么近,那么远”,我忐忑的期待。

忐忑不是因为怕受伤,只是害怕浪费了表现良好的一次“难得”会面。

主啊!保守我~~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