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y 20, 2006

有梦有人生

这几天都在下雨,纵然雨过天晴,还是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感觉。妈妈左哄小凯馨右顾顽皮狗,常常都会吐燥气,我总跟她说:“心静自然凉!”却不懂我的莽撞,搞不好也是她“心难静”的导火线之一。

昨晚看见她转个身就跑进房间吹冷气去,在凉而不冷的摄氏22度空间里,她依然唠叨的要我回家乡工作,而我则不厌其烦的又谈起我的梦想来。虽然我的理想随着荒度轻狂岁月而逐渐模糊,但每每遇挫时说来总激情依旧,尤其每一趟被人骂冲动后,更有赌气前进的动力。当然,我也知道“现实就是现实”,但,我还是觉得“有梦有人生”,我不希望有一天蓦然回首,连“A Piece of DREAM”也没有。

不过啊,最近都睡不好,所以真的连梦都没有。唯一印象最深刻的,是前天的白日梦,竟然梦到我致电某杂志求职被嫌老,还真是“夜有所思,日有所梦”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