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May 15, 2006

挨巴掌的成长


辞职后的某天,顶着大太阳,在KL家保安亭处和一名叫KB的保安聊天,他问我从事哪一行,我不甘面对现实的回他:“Sebelum ni kerja kat akhbar company”,他再问:“Habis sekarang?”我借良机说:“Karang pergi interview lah!”,他直言:“Ooh……U karang jobless lah!”冒着汗的我心凉了一半:“……。”

从没想过“JOBLESS”这回事会发生在我身上,而事实上也有很多友人并不认为我已“失业”,他们大多以潇洒角度看待我这一趟的“休息”,当然,我也不排斥当中多为“安慰”成分。而我,也事实上太高估了我这一次的“决定”,或者应该说是太高估了自己的“才华”~~

《新不了情》是我的All time favourite,喜欢戏中一幕秦沛勉励刘青云:“你可以怨自己不好运,但千万别怀疑自己的才华!”我的运当然没他的差,才华更没他的佳,但我也是一个怨气重的Human,只求一个可透气的出路~~


回家乡才几天,天天过着多睡~睡不安;睡醒~等手机响的日子,不安定的感觉连叹气也无力。我想,历经这一次的教训,对我未来的规划大抵是利多于弊,我不敢抱持友人劝解的“有舍才有得”姿态,因为我并没有真正的舍去;我只求这一次挨巴掌的成长,捣醒一个与世界脱轨、知识浅薄的自己。

每一趟的喜怒哀乐,都是主安排的环境。纵然有多少的属人不忿,还是有很满的属灵甜美,我相信~~逆境求存的珍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