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y 19, 2006

泪·悟

我在东马有个好“姐姐”,她早前患病动手术,病发时都爱跟我们说“差点死掉”。我说啊,你搞不好比我们都长命,因为你“Full of LOVE”。主会保守你的~~

你知道吗?丢信辞职后的某天,我坐在LRT内传简讯给你时,竟难自控的在人前狂飙泪,因为我觉得自己的任性遭遇挫败,比起你心身挫伤的不如意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我今天又收到你两则“堆砌式”的祝福了。

我其实一向排斥送出或收到,一些“Forward式”SMS,因为它让我心机重发作,认定是电讯商家牟利的手段。不过啊,如果这般微不足道的弹指间动作,有警醒或解愁的速效,随波逐流也没什么大不了,我有时就是做不到“Take it EASY”。

这两周来的“慰讯”还真频繁,看来是我让你担忧了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