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7, 2006

最初·遗憾

我以前很讨厌狗,应该说怕狗才对。而我的室友属狗,也超爱狗,还曾笑言养狗是为了制我这属龙的人~~结果,第一只狗进门后不久,他就发横财了!我告诉他,那只是幸运,因为我信主后,早已不认自己的生肖~~

后来的后来,我们各自陆陆续续发过大小财,却似乎都没能留财,那当然也只不过个人理财优劣缘由。不过呢,我有时也会少有迷信的在想,是“可鲁”在报复我们吧?

我们共养过4只狗。第一只“领养”的白毛狗,原名叫Barbie Girl,进我们家后却被我硬改成“可鲁”,只怪潮流惹的祸;第二只“有价”的迷你狗,室友叫它小狗,我也叫它“可鲁”,应该是移情的元素作怪;第三只“过户”的家乡狗,我们还来不及匿称它,已在一夜捣乱后,被送回娘家(室友的妈家)了;第四只“现有”的怕生狗,朋友说它像小猪,但还是保守的呼唤它小狗,我呢,则自以为有创意的叫它Piggie,但却常常改不了口的叫它“可鲁”。

无论我们怎样叫啊,总觉得我们养的狗没有“理想中”的灵性,尤其每回家乡一趟,都会觉得我妈教出来的狗有意思多了!

大前天在翻报找工时,执起相机帮Piggie拍照时,摄下了它趴躺得像小猪般的懒影~~就在想,自己原来对人对狗都一样,太主权。既然自己爱自由,为何就不能还他人一个自由?想起了朋友对我“太霸道”的指控~~人性狗性如此,何苦硬要倒模?

由于我昨心血来潮去了另一家CC写稿,完成后才发现它很Out的无法Support我的Nikon数码相机,只好把Post稿的动作延至今~~也因此,在昨晚的晚餐前,室友“惊醒”了我,原来我们的第一只狗不叫“可鲁”,而我们都忘了它叫什么名,也忘了它长得什么模样,只记得白毛的它很坏蛋,常常回家、睡醒、慌神中,就只看到一地的碎纸~~忘了它,也许因为当时我还不爱狗~~

人们常会“假缅怀,真晦气”的说~~最初最美。可是,每当我想起“最初的可鲁”时,只有遗憾的感觉。它让我开始爱狗,而我却在感觉上它也开始爱我时,放弃了它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