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May 29, 2006

灰色5月

我不会游泳,也可能一辈子不会去学。不过想想,我也曾经认定,这一辈子大概不会拥有汽车执照了,可我现在竟然学起车来了。

我告诉同病相怜的友人,“在青云上的人永远不会了解,在海洋中人的感受的”,所以他们常会不屑我们的“想太多”,也会在有意无意间提醒是我们“自作贱”。有时候,被认作的洒脱,是需要千倍万倍的精力去装饰的。

我11年未曾停歇的工作生涯,一直都在汪洋中找到停泊站,所以也未曾深切感受过现实折腾的窒息危机。最近常常面对遇溺求存的欠稳状态,大概就是过去自训太松懈所致了。

30年来第一次,我的整个5月是灰色的。

今天起,没了AI的慰藉,感到无形的失落。只求,6月起,找到有形的靠岸。